第一章 平平无奇的吴奇(1 / 1)

咔嚓!

轰隆隆!!

夏日的天就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盛夏里突然而至的一场暴雨,几乎没有任何渐进的过程就迅速进入到了瓢泼的模式。同时,电闪雷鸣,整个云层上面似乎在这一刻都被电光撕开了一道道的裂缝…………。

吴奇躺在床上,眼皮下面的眸子不断的转动着,整个人就像是陷入到一场漫长而又可怕的噩梦中,混混沌沌,迷迷糊糊。明明迫切的想要醒过来,却又偏偏无法自主,不但身子沉重的像是块石头一动不动,而且就连精神似乎也变的一片冰冷僵硬。

黑暗中,隐隐约约的仿佛是有什么人在自己的耳朵边上说着话,但言语模糊,含混不清,任凭他怎么下意识的想要努力去听,感觉里也像是背景音一样,越是去听,就越是听不清楚。

然后,就是咔嚓!一声炸雷,一道电光仿佛直接从天外劈到了他的头顶,巨大的轰鸣声,猛地灌入脑海当中,吴奇的意识这才慢慢的从最深沉的寂灭中一点一点的苏醒了过来。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像是从脑袋的最内部猛然爆发了出来,吴奇面目扭曲的用两只手死死抱着自己的脑袋,发出的惨叫声,简直有如困兽。但好在这疼痛来的快,去的更快,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彻底消失了。

喘着粗气从床上跳下来,吴奇浑身的汗水像是刚被大雨兜头浇了一遍似的,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不管是上面的背心还是下面的短裤,竟然全都已经湿透了。

呼!呼!呼……!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我记得……我记得……我不是……已经死了麽……?”

吴奇的眼睛瞬间睁到最大,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议,无法置信的模样。而随着他的精神越来越清醒,在他的大脑深处也似乎像是开了闸放了水,无数记忆中的画面顿时呼啸而至,瞬间将他整个人的思绪彻底淹没。

狭窄逼仄的小巷里面,他捂着心口靠墙坐着,一股股的鲜血透过指缝淌下来,在身下的地面积成了一大滩,也将他半边的身子染的通红。除此之外,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还躺着三四个人的尸体,一个个不是四肢扭曲,满面狰狞,就是脑袋瘪了一块,胸口塌了一片,死的惨不忍睹。

最后,就是站在他身前的一个身材不高,浑身干瘦穿着一件唐装的小老头,尖嘴猴腮的雷公脸,一双黄焦焦的眼睛盯在他的身上,满脸的杀气。

如果这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吴奇的确是记得自己是已经死了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会在心脏被人用刀绞碎了之后,还能活下来的!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还是我……做恶梦了?”

脑海里的记忆化作无数的影像碎片在肆意的旋转分割,组合排列。前一瞬间他还依稀似乎看到了两个年轻女人模糊的背影,可下一刻紧跟着就是一把刀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膛里。

然后,整个画面便仿佛是被谁突然按下了暂停键。鲜红的血,雪亮的刀……!

勉强止住剧烈的喘息,吴奇不由伸手在自己的心口上按了按,又扯开衣服低头仔细的看了看,虽然没有任何的伤口,但这地方被人一刀捅进要害的那种感觉,却是清晰无比,怎么都挥之不去的。

一个人做梦即便有时候可能也会记得很清楚,可类似这种利刃入体一样的感觉又怎么会凭空而来?

因为这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的就像是小时候自己在乡下老宅第一次被老爷子的那口短刀割破了手指一样……。那种被刀锋瞬间切开皮肤的惊悚感觉,即便是过去了十几年,却仍旧会不时的出现在他的梦里。

随着脑海里纷杂的念头慢慢的平息下来,吴奇开始很自然的环顾四周,观察自己所在的环境。然后就发现自己现在应该是在一家宾馆里,设施虽然不算太好,连空调都没有,但好歹收拾的还算干净整洁。

房间里除了自己躺着的那张床之外,还有一个蓝色的牛仔登山包被放在旁边的一张圈椅上,衣服和裤子都是那种比较宽松的休闲款,而且看的出来质量相当不错,应该价值不菲。

“这是我高考结束那年,刚到吴城时住的那家宾馆?”吴奇皱着眉头在原地转了一圈,又拿起衣服和背包看了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这算什么?死而复生?还是庄周梦了蝴蝶?”头脑中的记忆和影像与眼前越来越熟悉的环境之间产生的冲突和矛盾,让他有点分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明明记忆里深刻无比的死亡还历历在目,可偏偏转眼后就发现眼前的一切,时间对不上。

“这时候我应该是刚刚到吴城,因为火车晚点,下车时已经是快半夜了,所以就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连锁快捷酒店住下来了。这些都没错,但是我记得那天晚上天气好的很,根本没下雨啊!”

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吴奇显然还是有点儿发懵,原地站了一会儿后,连忙抓起一旁的背包,从外面的夹层里掏出来一张车票。这是他到吴城买的火车票,实名制,上面有他的名字,车次和时间。

“这个也没错!另外,还有这些东西……。”他接着打开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放在床上。一个十寸的平板电脑,新换的皮质外套,拿在手里很有质感,两三件换洗的t恤和短裤,还有钱夹和一个文件袋,里面放着的是他刚收到没几天的录取通知书。

封皮上用烫金的字体龙飞凤舞的写着“吴城大学”四个字。字字铁笔银钩,写的很见功力。

正拿着录取通知书仔细翻看,与此同时,门外的走廊隐约间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不多一时就有人敲响了自己的房门。

啪啪啪!

“308的吴先生,刚才我们夜班的服务员说听到您房间里有叫声。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门外的声音是宾馆今晚的值班经理,说话时能很明显的听到她声音里的急促。显然是刚才吴奇的那一声惨叫,实在是有些大了,以至于连外面走廊上值班的服务员都听到了。

“哦,没事。刚才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被敲门声吓了一跳的吴奇,却也因此精神一震,终于从之前的茫然中清醒了过来。

“看来我的记忆没有错!至少现在的时间和地点都对得上!只是后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却还要再经过验证一下才行。”

吴奇使劲儿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隔着门回了外面的大堂经理一句,整个人也开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随后他拿起枕头边上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2023年7月20日,正和车票上的日期差一天。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

“所以,我现在能确定,这个时间我应该是在接到录取通知后没几天,就出来旅游了。而目的地之所以会选择这里,一来吴城大学就在这儿,二来这里也算是我的祖籍所在地。按照族谱的记载,我们关外吴家可不就是出身吴城么!”

门外的值班经理在确认里面的房客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后,也没有要求他开门查看,只是又例行公事的问了两句后,就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

而这时候吴奇却已经走进了门旁的卫生间,先是打开水龙头狠狠的洗了两把脸,然后就那么一脸水的照起了镜子。

镜子里的吴奇人如其名,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少年,普普通通的五官,长的也算不上英俊,但是眼神明亮清澈,人也生的高高壮壮。明明身高足有一米八几,可给人的感觉却似乎没有那么高,因为他实在是太壮了,不但肩膀又宽又厚,而且腰身很粗,看起来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大胖子。

不过,和那种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胖子绝对不同的是,他没有肚子。虽然看着似乎很胖,但实际上他的这种胖却是壮,雄壮的壮。膀大腰圆,肩宽背厚,尤其是一双手更是格外的大,十根手指头像是胡萝卜似的,应该一把就能抓住一个篮球那种……。

吴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摊开双手随意屈伸了几下,感觉浑身的力量都在随着自己眼下的呼吸与屈伸,相互呼应着,甚至就连四肢百骸也无一处不是与之相随,并没有半点窒碍之处。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记忆中发生的那些事情,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影响。

同时,他也慢慢稳定情绪,放空思维,开始逐一梳理自己脑海中已经乱成了一片的记忆。

“现在最不确定的就是我到底死没死了?还是说我真的是死而复生?”经历过网络上无数信息轰炸的吴奇,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番经历,虽然还满心疑惑,但却也并没有完全接受不了的感觉。

毕竟这年月什么重生,穿越之类的设定,在各种小说里早就写的“烂”了,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也没什么稀奇的。

最新小说: 玄幻:我,每天都有新系统 我在掌刑司无敌的那些年 穿越五零:末世夫妻咸鱼躺赢! 斗罗之开局签到帝龙剑 无惧的代价 末世崛起:从灵气复苏开始 诡秘:穷人当家 视频通万界,开局盘点八大孙悟空 一拳打爆你的诡头 周队今天又真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