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欲证真伪(1 / 1)

“对了,还有那两个女人。我就是因为要救她们,所以才中了埋伏,被杀了。”坐在椅子上,吴奇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两口,脑海里随即就出现了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模样。

他虽然只有十八岁,经历的事情也少,但人却不笨,之所以在醒来后,要经过好几个小时才最终稳定下来,究其根本也只是因为他的这段经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以至于连他自己现在都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可好在记忆里的那些场景,尤其是在他被杀之前的那部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梳理,已经是很清晰了。

“我记得当时我是想去吴城大学看看我未来的学校,结果在公交车上碰到小偷偷东西。丢东西的人,就是这两个女人。后来被发现后,小偷下车逃跑,那两个女人就追了过去。我也是一时兴起,所以就跟上去看了看,谁知道这一去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无非就是小偷偷东西,被发现后失主去追。但吴奇当时看的很清楚,那偷东西的人手法隐蔽,动作极快,明显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偷。

他的不但手指灵活,而且手腕粗壮,掌心虎口和指腹上都是黄色的老茧,一看就是那种长年累月的练过刀的人。而这种刀明显也不可能是小偷夹在手指缝里的那种。

所以,吴奇当时心中一动,根本也没有多想,就直接跟了过去。怕的就是真有什么意外,伤了那两个女人。

“现在仔细再想想,那小偷应该就是故意暴露,好引两个人去追的。我的出现其实就是个意外啊!”

吴奇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仔细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就突然发现,这事情居然十有八九就不可能是个偶然,那小偷之所以会冲对方下手,分明就是早就设计好了的。

“也就是说,在整件事里,我才是最倒霉的那个。见义勇为却给别人做了替死鬼?就是不知道,我死了之后,那两个女人最后到底逃没逃出去。虽然记忆里这两人的确是跑了,可那些人明显都不是一般人,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到对方就那么跑掉了呢?”

想到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尖嘴猴腮雷公脸的老头子。吴奇的眼神都不由得变得危险了起来。

这老头五六十岁了,生的虽然是又干又瘦,可那一副身手却是一等一的了得。不但出手如电,招数狠辣,而且身形游走,蹦跳扑抓,宛如星丸弹射一样,以他的本事,别说是两个女人,就是两条壮汉,先让对方跑出去个百八十米,肯定也能说抓回来就抓回来的。

“呵呵!”即便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认自己记忆里还没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可那段记忆实在是太真实不过了。所以慢慢的,吴奇的心里很自然的就倾向于此。

不知不觉中,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对这种事情非但一点儿都不排斥,而且反倒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期待。

“看来,老爷子说得对啊!我的确不是什么本性安分的人。如果,我记忆里的事情都是真的,那可就实在太有意思了。”吴奇通过深呼吸,令浑身上下的肌肉从里到外,一松一紧,于张弛有度间感受着从自己身体内部释放出来的兴奋和力量。

“所以,想要知道这一切是否真的会发生,那我其实只要按部就班的在那个时间点坐上那辆开往吴城大学的公交车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给天意好了!不过,事先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一下的。还有晨练也不能拉下了……。”

武术之所以现在又叫功夫,原因就在于它的任何成就从来都是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来一点点的打磨的。正所谓“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空”,虽然人在吴城,没有家里那么完备的练习条件,但十几年如一日养成的晨练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

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有些发亮了,只是雨还没有停。凄风冷雨的,想出去找个地方锻炼也不合适,是以吴奇干脆就把房间里的床往里面挪了挪,尽可能扩大了一些可以活动的空间。

然后,这才在床底下拽出来昨晚睡觉时脱下来的几个负重袋,一一绑在了小腿,手臂和腰上。

这东西和网上买的不一样,是家里老爷子专门托人用三层帆布根据吴奇的身体发育情况定制的。不但夹层里的内衬加了一层钢丝网,增加韧性和质感,而且插片用的都是比手掌还厚的铅板。尤其是小腿胫骨和两条胳膊,用的完全就是一整块板甲,直接贴合,看起来就像是古代的盔甲部件一样。

普通人锻炼身体,进行负重训练,就是十分专业的运动员或者职业军人,一般也不会超过五十斤(?),但吴奇的这一身装备,加在一起却足足有将近两百斤左右。而且正常情况下,从早上晨练穿戴整齐之后,如非必要,他是要穿戴一整天的。

不到上床睡觉的时候,根本就不往下脱。

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和身体各处的关节,先让气血快速的通畅起来,顺便抻筋拔骨,严格的按照一定程序做好运动前的准备。

在这一点上,武术和体育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尤其是在进行大剂量负重的时候,越是过程激烈的运动,就越重视与之相关的各种准备工作。不然就很容易就会伤到骨头,拉伤韧带,甚至对某些关节部位产生非常严重的伤害。

当然了,这是现代运动学的说法,吴家的铁掌功虽然在练习前并不太讲究这些,但却可以通过各种药物的运用,达到比之更好的效果。只是吴奇毕竟年轻,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强,他在校体育队和省队训练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运动的方式而已。

咔嚓!一声,等到浑身的气血都活动开了,吴奇就又从旁边的行李柜里拎出来了一个皮箱,打开后,就看见里面分门别类的分成了几个格子。放着大大小小的七八个瓶瓶罐罐,这都是他平时练功需要用得到的药酒和几种成药,丸散膏丹,各有妙用。

除此之外,箱子里面还有一袋子三十斤左右的秘制铁砂,全都是事先用药水反复浸泡过几遍,又用大铁锅炒“熟”了的,所以隔着袋子,就能闻到一股子浓烈的药香味。

吴奇先拿了一个瓶子,把里面浓稠的像是糖浆一样的药油倒了一点儿在手心里,在用力搓动的同时,均匀的涂抹在双手和手腕的每一处。他的手又宽又厚,十根手指伸直了,中指,食指和无名指,乃至小指都几乎差不多长短,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大号的石砖,方方正正的,大异常人。

等到手心上的药油,经过用力的摩擦,已经渐渐渗入到了皮肤底下,吴奇又双手交替着不断点压按揉手上的劳宫,合谷等穴位,拉伸手指关节。这是他练功前不可缺少的一环,为的就是要把药油的药力快速散开,滋养筋骨。

而他用来练功的这瓶药油也不简单,是吴家铁掌功专用的独门秘方,三百年传承,从来不立文字,只有口口相传。想要炼制这么一瓶药油,不但所用药材多达上百种,炮制繁复,门道极多,而且到了现在其中的几味主药,例如虎骨,豹胎之类的东西,都已经是在市面上见不到了。

就算肯花大价钱,通过一些不太正规的特殊渠道,能不能买到,都得看运气。像是吴奇手里的这瓶药油,半斤多一点的量,还是老爷子托了无数的关系,辗转在国外弄到了几样主材,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所以,这玩意不但贵,而且少,完全就是个有价无市的东西,吴奇用起来自然小心翼翼,生怕一下倒得多了。

又过了一会儿,感觉整个手掌彻底都热了来了,皮肤渐渐发红的时候,吴奇顿时蹲了个马步,四平八稳,然后呼吸变缓变深,几口气下来,呼吸的节奏就变得又长又细,胸腹起伏间,眼见得他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微微的动。

直到这时,他才伸手在装着铁砂的袋子里,抓了一把在手心里连连搓动起来。初时他的速度还是一下一下很慢,大颗粒的铁砂在他掌心中不断的碰撞摩擦,发出哗哗的响声,但渐渐地这响声就变得越来越快,哗哗声顿时连成一片,就好像海潮汹涌。同时,空气中的药味儿也一下子浓郁了十倍,显然经过这么一来,铁砂中浸透的药物都随着吴奇的双手搓动,开始挥发出来了。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再看吴奇的手,他的掌心已经红得像是要滴出了血一样。他练功用的这些铁砂,一粒粒的都是不规则形状,四棱八角的,一般人别说是拿在手里这么搓,就是不小心稍微一用力,都很容易被扎破皮肤,流出血来,但吴奇双手合处,用尽了全身力气,搓了这么长时间,皮肤也仅仅是只红不破,由此可见他在家传的这一门铁掌功上,委实是造诣极深。

最新小说: 玄幻:我,每天都有新系统 一拳打爆你的诡头 穿越五零:末世夫妻咸鱼躺赢! 灵宠创造模拟器 末世崛起:从灵气复苏开始 周队今天又真香了 斗罗之开局签到帝龙剑 无惧的代价 天师卷 无敌从全职法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