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意外的发现(1 / 1)

“咦,你这是练的跆拳道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吴奇虽然没有专门练过韩国的这种所谓国技,但在省体育队的时候却有一支十分专业的跆拳道队,师资力量十分雄厚,他有两个朋友就是队里的中坚骨干。时间一长,耳濡目染之下,倒也对这门传自国外的竞技运动,并不陌生。

所以,当对面的这个女人突然提膝翻腿,向上一脚蹬踹到他的下巴的时候,他立刻就也知道,这女人的确是有那么两下子,应该是真的经过专业训练过的。怪不得动不动就敢和一个男人动手。她的腿法灵活,反应敏捷,身上的肌肉也练得很活,因此看着虽然不怎么强健,可实际上这一下的爆发力相当可观。

在这么近的距离,一般人别说是躲,就是常年健身撸铁的那种彪形大汉,挨了她这一脚,十有八九也得当场躺下。

另外她这一脚,厉害就厉害在先提膝。一般人练跆拳道,翻腿上踢的时候都是要先拉开距离后,再高抬腿向前踢击,可她这一下却有点儿借鉴了泰拳里的某些腿法。一提膝等膝盖被拉伸到最高点的时候,大腿和前胸贴合,紧跟着下面的小腿就仿佛剃刀一样弹出去,爆发力顿时大了许多。

而且,人的下巴部位有很多的迷走神经,颌骨末端也连接着脑干的主神经,这地方就算是普通人打架,挨了一拳也很可能会造成短时间的意识丧失的状况。更何况这女人还是个正经练过跆拳道的,腿法的确相当的狠辣。

不过即便如此,她这一脚落在吴奇眼睛里,却也还是有些花俏了。

中国的武术里不是没有高踢的腿法,但是那大多数都是在套路里用来练功涨功夫,锻炼身体关节和韧带的,真正用在实战中腿法,大多都讲究出脚不过膝,好腿不过腰。因为你腿一旦高踢,势必就会将重心落在着地的那条腿上,下三路立刻空虚到极点,这落在高手眼中简直浑身都是破绽。

因此,眼见着这女人一招不成,依旧不依不饶又来一脚,吴奇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当下松开抓住对方手腕的那只手,横臂往外一架,也不见他如何用力,结果就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这女人便一声惨叫,整个人向后猛退,疼的登时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吴奇的铁掌功虽然练得是手上功夫,可双手双臂早就练得筋骨皮浑然一体,就算此时不是刻意发力,也能轻松砸断碗口粗的木桩。这女人一脚蹬踹上去,就像是踢到了铁块上,爆发力越强反作用力自然就越大。那种疼法简直无法用言语描述。

“你……你的手怎么这么硬……。”这女人后退了两三步靠在后面的墙上,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发白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连连倒吸冷气,却是这时候想说话都说不出口了。而后,她又把脚抬起来,挽起裤腿,便眼见着自家脚踝往上一大片的皮肤转眼就一片青紫。

这时候,楼道里的喧哗声也已经惊起了不少的住客,一条走廊上十几个房间几乎全都有人探出头来,看热闹。因为昨天的大雨,也不知道多少火车晚了点,所以这家距离火车站还算近的酒店在半夜前后,就入住了不少客人,此时此刻呼啦啦一涌出来,马上就让走廊里变得热闹十足。

“青霄,你没事吧?”

那女人只觉得脚后火辣辣的一阵剧痛,再一见到走廊里一下多了这么多看热闹的,顿时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正好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她立刻眼圈一红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看到了亲人一样。

“师容,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好了,要你在学校宿舍等我过去找你么?”

“还等你过去找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幸亏是我过来了,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说这话的,是个刚从电梯间里刚走出来的女人。脚下颇快,几步就到了跟前。

“都和你说多少次了,遇事不要冲动,你怎么就不听呢?结果,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来的这女人身高差不多也有一米七多,肤白貌美,一样的青春靓丽,但穿衣打扮却尽显知性之美,人虽年纪不大,可说起话来却是比她的同伴显得有涵养多了。

看着自己的朋友一只脚靠墙站着,另外一脚连沾地都不敢着力,师容心里不由得也是一阵又好气又好笑。她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凭着她对自己这位闺蜜好友的了解,再看看对面像是一座山一样堵在门口的吴奇,她大概就也能猜出点儿事情的经过了。

“这怎么能怪我?还不是因为他,大早上的扰人清梦。”被称作青霄的女人,这时候也没有了刚才的泼辣劲儿,不过说话时看向对面的吴奇,却仍旧是怒目而视。

“哦!我说怎么看这女人一直有些眼熟呢?原来就是她们两个啊……!”

虽然从一开始吴奇就对面前这个敲门的女人感到有点莫名的眼熟,但直到此刻,这个叫师容的女人到来,两个人站在了一起,他才猛地眼神一动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了。

因为这两个女人,根本就是曾经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两个啊!

“没错,就是她们两个。我记得当时在公交车上,就是她们的包被偷了,才引出了后面的那些事的……。”吴奇的呼吸猛地一紧,眼神开始不断在面前两个女人的脸上来回打量。

记忆里他虽然和这两人有过一番交集,但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交流。公交车上的惊鸿一瞥,与胡同里的擦肩而过,都并不能让他生出多么深刻的印象。只有这时,两个女人又重新站在了一起的时候,他才一下想起了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她们。

“这么说,我梦里的那些东西,就都应该是真的了!”

一时间,吴奇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猜想中的事情一旦被确认,那既好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让他忍不住的兴奋和期待,又仿佛是在面对某些神秘的未知时,心里同样又隐隐的,不可避免的就多了些不知所措的惶恐和不安。

这就像是小孩子第一次独自出门一样,虽然是心里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渴望,但在双脚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他却仍旧会害怕和彷徨。忍不住想要回过头找家里的大人陪伴。人类在面对未知的时候,向来如此。

“这位……这位先生,真是抱歉了,刚才是我的朋友处理事情的方法不对,给你添麻烦了。请你原谅。”

整个人的精神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产生巨大的波动,吴奇目光如炬正在两个女人的脸上来回扫视的时候,那个名叫师容的女人,在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朋友脚后的伤势后,忽然就站起身来对着吴奇郑重其事的道了个歉。

“啊!”

结果这么一来,倒是让吴奇感到了有些不好意思,当下连忙压住心里的思绪,长出了一口气道:“是我有错在先。早上在房间里锻炼身体,弄出的声音有点儿大了,这是我的错。还有,这位的伤,如果你们要赔偿,我也可以给。”

“不用,不用了。青霄是练跆拳道的,平时也经常受伤,身边一直都带着红花油的,等一会儿回去我给她好好揉一揉,消肿散瘀了就没事了。”

“总算是碰到个明事理的!”吴奇闻言,心里一松,原本因为这事情憋得一口气也散了。

本来这事就不是什么大事,解决起来也没那么麻烦,听那脚青霄的女人大吼大叫,他也知道是自己刚才晨练的时候,弄出的声音有些大了。之前外面下雨,哗啦啦一片,所以揉搓铁砂的声音多少还能掩饰一二,不会吵的那么明显,可后来当他虚空运掌,以劈空掌的手法连续空击的时候,那股子震荡的动静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消除了。

加上,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小,天亮后马路上车来车往,逐渐喧嚣。人本来睡觉就容易受到影响,再被他这一阵劈空掌震动空气发出的轰轰声打搅,那自然就是更加隐忍不得了。

而这本来就是他理亏在先,错了就是错了,也不需要不承认,只要对方在找上门来的时候,好好说两句话,他立刻就会赔礼道歉,到时候自然一天云彩就都散了。但他也没想到,对方那女人脾气竟是如此的火爆,一言不合,抬手就打。要不是他本身也练过,换了普通人在这里,十有八九就会被胖揍一顿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还手的意思,只是伸手随意的招架了两下,究其本意也还是想要息事宁人的。

“红花油么?那东西的药效来的太慢,我这里有些好的,你们要是相信我,就来我房间,我给你好好治治。”

吴奇看了一眼,那受伤女人的脚后,看样子估计也没伤到骨头,只是因为碰撞激烈导致的皮下淤血,当下心里也有数了。一句话说完,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自己就一回身,进了房间。

最新小说: 我在掌刑司无敌的那些年 末世崛起:从灵气复苏开始 诡秘:穷人当家 一拳打爆你的诡头 周队今天又真香了 视频通万界,开局盘点八大孙悟空 斗罗之开局签到帝龙剑 穿越五零:末世夫妻咸鱼躺赢! 玄幻:我,每天都有新系统 无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