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危险无所不在(1 / 1)

(先道歉,再解释!昨天没更新的原因是因为下班时把u盘忘在了单位电脑上,里面已经写了大半章,又不想重写,就偷懒了。不过,到单位立刻码字,这一章字数算二合一章节。)

吴奇跑的很快,尤其是他的发力,脚往下一落震地复弹的一瞬间,他腿后的大筋一紧,然后人就像是箭一样被射了出去。加上他常年负重,一卸下满身的铅板,整个人真就像是身轻如燕了一样,所以这一跑起来所过之处,身形带风,简直有如狂风掠地,只是片刻功夫,他人就已经从巷头赶到了巷尾。

然后,他脚下微微一顿,转进另外一条胡同,就看到这巷子居然异常狭窄,两侧高墙虽然都有三米以上,可宽度却只容得下两三个人并行,像是吴奇这样的身高,只要站在原地把手展开,手指甚至就能轻易的碰触到两侧的墙壁了。

不过这也正常,在吴城这种老式的民居,从古到今向来寸土寸金,加上一代代房屋扩建下来,像是这种彼此间还能留有这么宽的过道其实已经是不错了。据说这一片地区,最窄的巷子只有六七十公分,连中途碰个人都得相互侧着身子交错而行。

抬眼张望,吴奇一拐进来,就看到前面一个人的背影急匆匆的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而此时就也在这家人的门口不远处,正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说话,不过看那意思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那男的言语激动,一边说还一面挥舞手臂,而那女人虽然没说什么话,可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吴奇的耳朵尖,离得老远就依听到从那男人口中说出的什么诸如动迁,房子,老不死之类的,就知道这两个人大概率就是一家人了。这地方据说马上就要动迁了,而这一动迁,势必就要牵扯到金钱和亲情之间的各种较量,乱码七糟的事一多了,别说吵架,就是亲人之间因此动刀子的不在少数。

对此,吴奇是见得多了,听得也多了,所以扫了一眼后,便也没怎么在意,仍旧往前继续走。但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操蛋,你不惹事,偏偏就有事来惹你,看见吴奇从对面走过来,看了自己一眼,那男人竟然像是一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竟然一下就把满腔的火气转移到了不相干的人身上。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

吴奇眉毛一挑,脚下不由一慢,当下又看了一眼。然后就发现这男的一身的酒气,一只手里还攥着一个酒瓶,怪不得两口子吵架都在自己家门口,一点儿都不怕丢人,原来是喝多了酒。

“行了,你别在这吵吵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咱们家的事关人家什么事儿……。”两人中的女人,朝着吴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完话转身就要往旁边的院子里走。

却不想,就是因为她的这一句话,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这醉酒的男人脸上神情顿时一变,指着女人就是一阵破口大骂:“mlgb的,老子就知道,你个婊—子和我就不是一条心。还和他有什么关系,我看这关系是大了……,说,你和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吗?是不是你在外面找的姘头,想……分我的房子?”

男人挥舞着手里的酒瓶子,状若疯癫,一句话说完,先给自己又灌了一大口酒,然后突然脸色一红,大叫着一脚就踹在了对面女人的肚子上。

这男的长得人高马大,喝酒后下手更是没轻没重的,是以他这一脚足足把那女的踹出了两三米。摔倒地上后,一时间更是连爬都爬不起了,只得嚎啕大哭,显然心里也已经伤透了。

“靠,人渣。”吴奇的眼神一眯,一下变得有些危险。但片刻后,就也只是在心里骂了对方一句人渣,就放下了要管闲事的心思。一来他自己还有事要做,耽误不得,二来这事情说白了也是人家自己的家事,和他没有关系,清官尚且难断,他一个路过的外人,就算要插手现在最多也就是劝劝架,或者最多帮着女方打个报警电话什么的。

这种时候他真要忍不住拔刀相助,把这醉汉人渣给揍了一顿,那后果对他可就不一定是好事了。所以,吴奇此时,也只能忍着怒气,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醉汉,就走过去伸手去扶地上的那个女人。

这女人看起来大概有个三十出头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很宽松的居家装,人长得也不错,柳眉杏眼,脸上还化了薄薄的一层淡妆,身上的香水味也很淡雅。吴奇一靠近就感觉这味道自己以前似乎在哪闻过。

不过,这时候他也来不及细想。这女人被那醉汉一脚踢出好几米远,整个人趴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大哭不止,而且直到这时候,吴奇才发现她的肚子是微微隆起的一个状态。

“这是怀孕了,还是个孕妇啊。”吴奇心里咯噔一下,第一个感觉就是刚才那一脚,肯定是伤到了这女人的胎气了,当下连忙蹲下身子问了一句:“你怎么样?没事吧?”

同时,伸手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女人在怀孕之后,都是极为脆弱的,体质稍微差一点儿的,还很容易流产,更不要提刚才醉汉那一脚用力颇大,是直接踢在肚子上的。

吴奇才十八岁,虽然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但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不专业的人是不能胡乱动手帮忙的。

“我还疼,我好疼,帮我给医院打电话,我可能要流产了……。”地上的女人这时候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吴奇的一只手,脸上大汗淋漓的开始向他求救。

“你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放轻松点,我现在立刻就给120打电话。”吴奇见这女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自己的额头上也开始往外冒汗。

他到底还年轻,以前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如今事到临头,饶是以他的镇定都忍不住有点紧张。但就在这时候,一句话说完,他的一只手已经解开了手机的密码,正要接着操作的一瞬间,忽然他的耳朵突然动了一下,紧跟着便听到背后呜的一声,似有恶风袭来。

吴奇连忙一侧头,用眼角余光一扫,然后就正看到了在自己身后,那醉汉正张牙舞爪着,把手里的酒瓶,恶狠狠的拍向了自己的脑袋。

“混蛋!”吴奇顿时心头一怒,刚要起身躲闪,却又想到了这时候地上的女人正死死抓着他的手不放,以他的力量,只要轻轻一动,这女人的整个身体就得被一下拽的脱离地面了。

而且,后面那个醉汉出手毫无顾忌,一瓶子拍下来,脚下踉跄,万一再有个失衡,砸到了地上的孕妇,那这女人可就要伤上加伤了。吴奇虽然不是个烂好人,但碰到这种事,就算心里不想管,可也不想因为自己让一个孕妇,再挨一酒瓶子了。

因此,这时候他也只能先把头往旁边侧了一下,让那醉汉手里的酒瓶子在自己一侧的肩膀上砸个稀碎。

然后,挨了打,他当然也不可能不还手。人尽管还是蹲着的,可他拿着手机的那一只手却已经一松,在放开手机的同时,向后一伸,一把就抓住了醉汉的手腕,随后头也不回,顺势往前一拽。

下一刻,这醉汉整个人就已经腾空而起,被他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背摔。砰的一声,砸落地面,直摔得两眼翻白,顷刻人事不醒。

而这还是吴奇收了力,怕把他直接摔死,最后在过肩的那一刻,手又往后带了一下的缘故。不然,一怒之下,吴奇真要出手没有个顾忌,这家伙少说也是个残废。

就像是之前赵青霄说的一样,练摔跤的人,近身最是凶残。等闲人物,如果没有练过,不知道在落地的一瞬间怎么卸力,那像这种过肩的低位背摔,如果角度稍微差了那么一点,也很容易就伤到脊椎和颈椎这种要害的。

“啊……。”突如其来的一番变故,似乎也让地上的女人吓了一大跳,竟是不由自主的向上一挺身,半个身子便扑进了吴奇的怀里。

“没事,没事,别怕,别怕……。”下意识的一把抱住怀里的女人,吴奇连忙低头出声安慰,但就当两人的目光一上一下碰到一起的时候,吴奇的脸色突然刷的一下就变了。

几乎就在这一刻,他的心脏骤然猛跳,脑瓜皮发麻,一阵令他感到极端心悸的感觉就好像潮水一样涌入了他的心头。

这就是一种危险突然降临的感觉,没有一点前兆,就是那么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但吴奇的身体却本能的向他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两只眼睛的瞳孔瞬间剧烈收缩,变得像是针尖一样。

“这女人有问题。怪不得我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道熟悉,原来是我老娘经常用的那一款。”

电光火石间,吴奇的脑袋里居然还有心思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而以他的家世,母亲虽然长年在乡下的老宅照顾家里的老爷子,但毕竟品味在那里,偶尔出门用的香水也都是国外一种虽然小众,价格却十分高昂的货色。

试问,这种香水又怎么可能在一个生活在这种胡同大杂院里的孕妇身上闻到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有人送的,或者这家人是低调的隐形大富豪,可那种超出常理的意外,毕竟也是概率太低了。

更何况,此时此刻,这女人在和他对视的眼神中,竟然平静的异常可怕,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而对于这样的一种眼神,吴奇恰好就曾经见到过,而且就在这一天里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回忆过了。

说白了,这女人现在的眼神就和记忆中那个曾经一刀插进吴奇心脏,杀了他的那个老头儿一模一样。充满了一种对生命几乎无视到冷漠的死气和杀机。

“哼!”

一股凉气闪电般的从头顶直接窜到了脚后跟,在这种时候吴奇身体的反应简直比他的神经更快,本能的把手向后一缩,先护住了自己的胸腹。然后也不管这女人扑到自己怀里到底要用什么招,同一时间他一声闷哼,鼻孔喷气,蹲着的身子向后一坐,已是有一只脚贴着地面,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小肚子上。

这居然是个设计好的圈套,显然就是在前面那个报信的人一走一过的功夫,就已经通知了这两个同伙。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两人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近乎完美的计划,让吴奇乖乖进套,由此可知这些人的确是专业的。一般的小偷团伙,可是没有这份心思的。

吴奇咬着牙,挣开这女人的手。从地上站起身。为了给他最致命的一击,这女人一贴近了他的身子,就用手死死缠住了他的一只手,甚至就算是现在已经挨了吴奇一脚,被踢得半身蜷缩,口吐鲜血吗,人都当场昏死过去了,居然也不曾松开半分。

“md,幸亏我这一身功夫,大半都在这一双手上了,不然说不定真要被你坑死了。”

吴奇站在原地,呼呼喘了两口粗气,看了一眼扎在他手背上这时已经掉在地上了一把刺刀,饶是他心理素质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沉稳和成熟,这时候却也忍不住一阵后怕。后脊背上的冷汗,是冒了一层又一层。

“唉!江湖果然不是请客吃饭……。到底还是年轻了,没能看出这里面的猫腻。如果换了老爷子,估计在在双方一靠近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察觉不对了吧!!

这些人的功夫虽然练得都不怎么样,正面对峙对他也产生了不了任何威胁,但一个个的练个女人的骨子里都往外透着一股子狠辣的劲儿,而且出手毫无顾忌,连这种过去军队里使用的刺刀都用上了。简直丧心病狂。

吴奇弯腰捡起地上的刺刀,凑到眼前仔细的看了看,又小心的闻了闻,顿时脸上就好像喝多了酒一样,一下变得通红。

“ctmd,这上面居然还浸了蛇毒。”一瞬间里吴奇的眼睛瞪得浑圆,顿时又一脚飞起,踢得这女人满地乱滚。然后,就看到从这人的肚子上滚下来了一个沙发的抱枕……。

最新小说: 斗罗之开局签到帝龙剑 末世崛起:从灵气复苏开始 穿越五零:末世夫妻咸鱼躺赢! 视频通万界,开局盘点八大孙悟空 玄幻:我,每天都有新系统 诡秘:穷人当家 周队今天又真香了 我在掌刑司无敌的那些年 无惧的代价 一拳打爆你的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