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流水坐钓(1 / 1)

到了晚上,三人就带着一大堆的东西来到了河边。

之所以是三人,因为戴强那货,听着陈宇的消息,也跟着赶了过来。

这复仇的事情怎么能少了他呢?而且他还开着直播间呢,这么容易吸引粉丝的事情,他可不能错过。

更何况陈宇中了大鱼,他心底未尝没有自己也要中一条的想法。

然而一到河边,看着眼前的境况三人就一阵傻眼。

“这人也太多了吧。”

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到了晚上6点半,太阳虽说还没有完全落下,可是你这河边密密麻麻坐满的人是怎么回事?而且怎么还有人搬着钓箱准备开钓的?

你们不用回去吃饭的吗?你们不用回去带孩子的吗?

戴强一脸疑惑的朝着旁边正搬着自己的钓箱准备下去钓鱼的老哥问道:“大哥,这河边怎么这么多人啊?”

“这不是听说今天有人在这里钓了条四十多斤的大青鱼吗?而且还跑了一条,这不所有人都赶来钓大青鱼了,有的远的还跑了一两百公里过来的,螺丝都打下去好几盆了。”那老哥轻声的说道。

“乖乖!好几盆?”用盆这个字形容,陈宇、王德阳、戴强三人互相看了看,听着他说甚至有不远一两百公里开车跑过来钓鱼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一阵抽搐。

“行了,不跟你们说了,我也要下去打窝子了,万一鱼跑到别人的窝子里,我这买螺丝的钱不就白费了吗?”

这个时候陈宇三人才看着那老哥另一只手还抓着一个脏兮兮的大麻袋,里头估摸着全是螺丝,少说有个二十斤。

三人顿时就不说话了。

这是不是未免有点太离谱?

只是一个上鱼的消息啊。

不得不说,这就是钓鱼人吗?

额!这确实很钓鱼人。

三人没有办法,看了看河边。

这都坐满了,怎么钓?

特别是王德阳,他好不容易出来钓一次鱼,不可能说因为钓友太过热情,只能转头回去开店吧?

而且他这钓鱼的瘾还没过上呢,怎么就有一种打退堂鼓的感觉。

一时之间,他无语的看着一旁的陈宇。

早就说了让来占位置,这下好了吧,你想抢个位置都没有了。

都是夜钓的,而且都打了窝,他们总不能夹在人家中间去钓吧,先不说蹭窝子的事情,有些败人品,再说他王德阳也拉不下这个脸啊。

好歹他早几年没有开渔具店的时候,在这周边也颇有名气,还打过一些比赛,获得了一些名次。

陈宇也没有想到如此。

一时之间有些尴尬,特别是瞧着那王德阳看着自己的目光,若不是双手都拿着东西,恐怕已经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得,我们去另一边吧。”

都到了河边,不可能说原路返回,现在的情况只能说另寻位置了。

真的是太疯狂了,就因为他在这里钓了这么一条大青鱼,结果周边钓友全跑过来了。

而且还有那驱车一两百公里的兄弟,丫的!这是看了他们直播之后,特意赶过来的吧,不然陈宇还真不晓得,他们能从什么地方这么快得到消息。

没有办法,陈宇只能带着王德阳与戴强三人一同沿着河边找寻钓位。

一连一千多米,那钓鱼的人看得陈宇是头皮一阵发麻。

特别是还看着有不少的钓友噗通噗通朝着水下打着窝子的画面,他怎么就感觉今天复仇的计划有些难了呢?

“咱们要不去我另外一个钓点看看?也是这条河,只不过我估计那个位置有点走水,他们都到这边来了,要不我们去那儿看看。”实在有些无奈,陈宇说道。

“行吧,也只能如此了。”王德阳也是无奈道。

这真的太疯狂了,比他上一次钓上七八斤的鳜鱼还要疯狂。

没有办法,他们一行人驱车来到了陈宇早些年的常驻钓点,一下车瞧着周边只有一个人,心中顿时舒了口气。

“还好,就一个,不然今天真的要打道回府了。”陈宇说道。

“不过你确定这里有鱼?”看着这钓点,戴强怀疑道。

陈宇这个钓鱼的地方,戴强之前来过,不过基本上每次都没有钓上什么鱼。

这是一个他们这野河与大河链接的交汇口。

中间一条横断的公路,公路中间留下了一个水流通行的闸门口,陈宇所说的钓点就在这闸门口的两边,有那么一点走水,对于手竿垂钓来说,其实并不是那么方便。

“有的,你放心。”

都没有用鱼感感知,陈宇就知道这地方不错。

之前带戴强来钓空军只是意外,这地方是个钓大鱼的好位置。

“确实,这位置不错,这里是小河与大河的交界点,又有这么一个闸门口,鱼通行都要走这样的位置,这样的位置有大鱼,就是这走水有些麻烦,看来只能钓跑铅了。”一旁的王德阳点评道。

这地方他其实知道,往日里也有不少钓友来此坐钓,只是没有想到经过陈宇的那么一番闹腾,那些钓友全跑到陈宇上大鱼的位置去了。

“行吧!”见着王德阳这么说,戴强只好点头。

确实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白天的钓友早就被钓友占完了,其他的地方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鱼,就这个地方看上去还像是那么一回事。

陈宇带着自己的渔具饵料下到水边,那种这里有鱼的感觉再次浮现在他的心头,果然没有猜错,这里就是一条鱼道,而且与大水面交汇,是个有鱼的点。

只是今晚的闸门口依旧有些走水,看来真的只能钓跑铅了。

所谓的跑铅简单来说就是将固定铅皮座的上下两个太空豆松开一定的距离,使得铅皮座能在两个太空豆之间做少量的滑动的沉底坠钓法,一般来说,走水钓跑铅都要加铅皮。

钓跑铅的目的,陈宇主要是针对走水的情况,把铅坠调整到坠到底,针对这里头的大鱼。

而水流比较急,原有的浮漂在水流之下不能很好的看清楚漂讯,所以他只能钓高目,将已经找到底的浮漂上拉,让浮漂在流水之中呈现一个可视的目数,这个时候就不用在乎什么钓灵还是钓顿了。

本质上的流水钓跑铅就是重铅到底,所以但凡鱼漂出现一个动作,那么要么是大鱼,要么就是死口!

调整了线组,陈宇立即在自己钓点的正右方一米左右的位置打下了几块糠饼,那一群钓友实在太疯狂了,弄得陈宇哪怕知道这下头有鱼,仍然不敢大意。

这个时候用粉饵或者玉米显然没有什么大用处,因为在流水之中这些窝料根本站不住脚。

水流是从右至左走向大河,陈宇将糠饼打到右方一米的位置,刚好能钓到自己的位置。

戴强也是如此,而王德阳则是窥伺了水面好一番功夫,从自己的钓箱之中拿出了好几包商品窝料。

他用着饵料盆加水又至水岸边腾挪了一大盆的泥巴,用泥巴与商品窝料充分的打揉,随即揉成了一个个大圆团子打入水中。

陈宇没有想着王德阳居然如此,仔细思索一般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泥巴没有雾化也没有味型,王德阳用商品窝料与它打揉成团,抛入水中,虽然有水流,但是因为与泥巴的混合,商品窝料不会很快被水流带走,又散发着窝料特有的香味,自然能引诱过来鱼。

不愧是当地有名的钓手,针对流水打窝,居然想到了这样的方法。

学到了一招!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漆黑的水面只剩下了三个闪着绿色光芒的浮漂。

浮漂随着那水流的流动上下的抖动着,他们等待着第一口的降临。

最新小说: 大医李可 大汉第一太子 晚风不似你深情 回到过去当钓王 预知未来的我,心声被窃听了 开局败光三千亿 顶级鉴宝师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 我在亮剑当兵王 大国上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