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第二天(1 / 1)

这条鱼上岸,陈宇又补了些窝子。

可以先休息一会了,一时半会也不会来什么鱼。

抛竿那边依然还有动作,不过个体都已经下去。

直至后半夜,所有人选手的钓位鱼口都渐渐缓了起来,不少人闭目养神。

陈宇窝点再次来鱼,可是似乎到了停口期,好几个小时才给了那么两三个动作。

他也缓了一下休息了好一会。

毕竟还有第二天!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天际线慢慢涌现之时,浮漂一个动作。

一条鲤鱼的上岸,也再次象征着早窗口的降临。

陈宇迷糊之中还未感觉鱼儿有多大,那鱼儿便已经上来。

一看鱼十几斤!

不少的钓友也从迷糊之中苏醒,开始了第二天的垂钓。

清晨的雾水笼罩着整个清水湖,郁郁葱葱的小山,一团薄雾笼罩在山间,水上!有如画卷!

整个湖面没有一丝波动!

平静的水面如同一块镜子一般。

只有那鱼儿咬钩之时,才见着那么一丝波澜。

唐颖也从恍惚中苏醒。

“好漂亮!”

“确实挺漂亮的,不过也只有这山区丘陵水库这个时候才有这样的景象了。”

王德阳在一旁感叹。

“今天我手竿垂钓吧,下午看情况再和你换。”陈宇轻声道。

“没事,不用把我想的那么娇弱,钓个鱼而已。”

上鱼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唐颖仿佛自己的心中始终扭着那一条绳!哪怕小小休息了一会,也总有那么一个注意力在浮漂之上。

其实所有人也都是如此!

生怕鱼儿在他们恍惚的时候忽然来那么一口,你问钓友什么时候跑鱼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和你说抽烟的时候,拿打窝勺准备打窝的时候,手机接电话的时候。

平时又不见一口,仿佛鱼儿知道你要干什么一般,总是喜欢给你一个惊喜。

反正喜是没有看到,惊是已经送到了你手中!

王德阳正准备洗把脸,忽然听到小小的一声异样,回头一看。

好家伙!

鱼竿已经从那撑杆之上掉落下来,难道他也要中获一条陈宇所中获的巨物?

他连忙丢了毛巾,一个健步上前,用手猛地一扬!

然只感觉一股巨力,那鱼儿瞬间拉着鱼线只往外冲!

“草!”

都不用看,已然跑鱼!

王德阳脸色有些不好看,一大清早的给来了个这样的惊喜。

线断了!

连带几百块的浮漂都也不见踪影!

他脸上浮现懊恼的神色,这样也行?

“没事吧?”

瞧着陈宇过来安稳,他无奈的摇头:“没事,就是可惜了,这绝对是一条大鱼!”

跑掉的都是大物!

不然怎会连着他主线都切!

连给他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早上的好心情都没有了,王德阳懊恼的看了自己的鱼竿一眼,无奈只能更换钓线,这条鱼跑了下条鱼可千万不能再跑。

不过跑掉了这条鱼,别的大鱼又怎么会给王德阳机会。

其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口不说,好不容易打上来,也几乎是巧嘴!

巧嘴是无效鱼,哪怕大的有个三四斤,然也依旧没有什么效用。

陈宇上了一些鲤鱼,个体都不大。

抛竿那边由于早窗口期的降临再次迎来了一波上鱼小高峰。

普遍三四斤的小鲢鳙!

其他钓点的选手也差不了太多。

张元凯远远看着王德阳断线跑鱼。

心中直呼nice。

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够他平复自己的心情,更别说亲眼见着王德阳跑鱼这样的大好事了。

虽然不是陈宇跑鱼,他多少有些遗憾,但总归是陈宇一组的。

王德阳跑鱼他们就有机会。

由于水深,也基本上是一支鱼竿守底,另一支浮钓鲢鳙!

双竿齐下,一时之间来了个小连杆!

个体虽比不上夜晚时候,但他们还是知道,大鱼总归会给那么一两口。

伴随着浮漂缓慢的没入水中,张元凯一个扬竿,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力量传来。

鱼线被拉得呜啦作响!

又是一条大鱼咬钩!

“让让!让让!小李把我左边的这支鱼竿收起来,对没错,这条鱼不小,应该有个十几斤!”

一大早的大鱼咬钩,仿佛证明了老天要给他们这样一个机会。

他这边开口,徐长青那边也上了一条十几斤的大草鱼,李泽也少有收货。

一时之间沉闷了一个晚上的他们脸上终于浮现起了笑容。

看着他们这边上鱼,陈宇等人也不甘示弱!

王德阳跑鱼两个多小时之后,也再次迎来了他的第一尾正经鱼获。

一条四五斤的小鲤鱼!

陈宇收货十分不错,从早上5点左右到早上的8点,除了一开始上了些小鲤鱼之后,大鲤鱼也是连着来了好几条,都是十来斤,二十斤的大货。

早上的太阳还没有那么火辣,水面的温度也还没有那么快上升,仿佛大鱼还留存在他们的窝点!

戴强休息了一个晚上给手机充了充电,带着早餐就过来!

见着这一幕,心生一喜!

“怎么样?早上鱼口还可以吧?”他做好支架,把直播间打开询问道。

“还行,老王那边跑了条大鱼,其他的基本给机会就上了,不过鱼儿个体比不上昨天晚上,没有再钓上昨天晚上那么大的,总体来说还可以!十几斤二十几斤的干上来好几条。”陈回答道。

“那还可以啊,我那边走过来,除了少数几个钓点,基本上都是钓的小鱼,大的五六斤,小的一两斤的都有,有个选手甚至干上来一条将近三斤的大板鲫,可没有把他气的。”戴强笑道。

“三斤的大板鲫?你确定没有搞错?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陈宇闻言感叹。

“可不是,可惜不算是目标鱼,你说他多伤心,当场就无语了。”戴强说道。

“换我估计也差不多。”陈宇道。

“野生的?”

“野生的!”

王德阳插话询问,看着戴强肯定的点头,他也有些无语,同时也有些羡慕。

野生的大板鲫,将近三斤!

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当然让他参加比赛的时候钓上,确实也够无语。

最新小说: 我在亮剑当兵王 预知未来的我,心声被窃听了 大汉第一太子 晚风不似你深情 开局败光三千亿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 回到过去当钓王 大国上医 大医李可 顶级鉴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