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哦豁(1 / 1)

可是说出这样的话,十分钟过去,浮漂虽有上下颤动,但始终就是没有那有力的顿口。

一众的水友都发出肆意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陈大师你急了吗?反正我们是不急了,我们绝对不急,你就放心钓吧,我看你呀今天就到这了。”

“哈哈,就是!前边四条鱼我们都没有急了,更别说你这第五条。”

“放心第五条绝对会来的,第五条绝对不会晚。”

旁边的钓友见着他没有再开口,也是松了口气。

没有办法,他们都还没钓上鱼呢,陈宇一个人在这里狂上,这多少显得他们有些菜逼。

明明他们的技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来玩如此昂贵的水库。

他们来一次就包两三天,一次过足了瘾。

你真当他们是来盘老板的?他们其实就是来钓大草鱼过瘾的。

甚至于有些人钓上了大鱼他们都不会要,对于他们来说,吃鱼没劲钓鱼才有意思。

玩足了,过瘾了,再回去上班。

其实很多钓鱼人都是如此。

吃多了嘴会腻,但钓多了,瘾却更深。

“陈大师你不行了啊,都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第五条鱼还没有上来,你的邪门劲呢?你倒是上鱼啊,老板过来看了呢,你不得给他展示展示你的实力?”

“哪有什么一直上鱼的道理,这半个小时不上鱼才正常好不好,而且钓这种大个体的草鱼,一天有那么一两个动作都已经不错了,甚至于一天没口都正常。”

“确实,刚才那连着上四条鱼不过就是陈大师运气,又不是钓黑坑,怎么可能放下去就有鱼,而且又是二十斤以上的大草鱼,挣扎一番,总归要搅动一番窝子。”

面对水友的议论,陈宇也是有些郁闷。

真是见了鬼了,明明窝点里有鱼,他饵料也对,为什么不开口呢?

此时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呜呜的要线声,陈宇瞥了下头,就见着旁边守候了许久的钓友终于上鱼了。

这一条鱼不小!

看着自己弯曲的鱼竿,那钓友脸上浮现起了惊喜的笑容。

“这钓友实力可以啊,在陈宇的旁边还上了一条这么大的鱼,你们看见没有,陈宇羡慕了。”

“哈哈,陈宇羡慕了可真是太优秀了,你这么说陈大师真的好吗?我看呐,他这是羡慕得都要流口水了。”

陈宇等候了那么久都不见着中鱼。

浮漂好不容易见着一个动作,都不过是慢慢的上下顶动。

这种口,陈宇见着了压根就不会打。

虽说他升级了自己的鱼感buff,但是也怕打这种口导致锚鱼的,若真要是因为打这种口锚鱼而导致闹窝,那估计有挺闹心。

本来时间就有些紧,再闹个窝子,系统好不容易冒出个动静,给的任务,他总不会要完不成吧?

那未免也太过寒碜。

“都说开挂了,你倒是来个有力的口啊。”

看着浮漂又来了个上下晃动的动作,陈宇有些无奈。

其实这种缓慢的上下顶漂,最是搞人心态了。

你不能打,因为打了也钓不中鱼,你也不能过于分神,目光必须死死的盯在浮漂之上,因为指不定这浮漂就来个黑漂!

你施展不及,又是大鱼的情况之下,不是切线就是跑鱼,鱼竿直接给你干爆。

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一个钓鱼人注意力集不集中的时候。

陈宇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浮漂,连带着一旁钓友那边传来了惊呼,他都不过是用余光瞟了一眼。

然没有瞟这眼还好,瞟了这眼,回过神,水面之上就没有再见着自己的浮漂了。

连忙一打,瞬间就见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袭来。

鱼儿虽然不似小鱼那么急冲而出,但由于分了一点神出去,陈宇一开始并没有完全拉回,他只感觉鱼儿拽着他的鱼线不停地往外走。

鱼竿的弧度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停的拉低。

终于,伴随着一道轻微的断裂声……

“哦豁!”

哦豁了!

陈宇切线一次不容易,见着这一幕,瞬间整个直播间都大笑了起来。

“哈哈陈大师原来你也有今天啊?”

“我都以为你不会切线,只会断竿,看了你这么久直播,终于见着这一回了。”

“哈哈,太难了,真的太难了,身为陈大师的粉丝真的太难了,我想看陈大师切线跑鱼,整整看了将近三十天。”

“哈哈,兄弟你这三十天未免也太过优秀了,我也就守了十来天,我觉得也确实有够离谱的,陈大师竿子干爆了两根,鱼线却没有切过一根,哪怕子线都没有见着切过,这未免也太过离谱了。”

陈宇切线跑鱼,一众的观众都乐腾了起来,特别是看着陈宇那有些傻眼的样子,他们就别提多开心。

确实!陈宇有些傻眼。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有没有搞错,这都多粗的线组了,居然还给切了。

这条鱼多大?

完全就没有感觉出来,好吧!刚才那鱼就是硬生生的拖着陈宇的鱼竿形成的拔河。

都拉直了,再想挽回确实也没有什么办法。

又没有上失手绳。

到了这种地步,哪怕陈宇给鱼竿增强了buff,附带影响到线组的韧性,然鱼就是要拖着你往外头走,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陈宇此时可是在大坝。

大坝的水深陈宇钓的位置就有6米多,每前进一寸就是不一样的深度。

陈宇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毕竟他虽然会游泳,然已经好久都没有下水过,以他的水性,贸然下水万一出什么乱子,那就麻烦了。

只是为什么看着直播间那群沙雕水友的弹幕,他感觉有些郁闷呢。

“怎么感觉我切线跑鱼你们那么开心?”他无语的询问道。

“肯定开心啊,反正你只要切线跑鱼我们就开心。”其中一个水友直接在直播间里说道。

“那你给我一边去,这个直播间不需要像你这样的水友。”陈宇真是无语了。

之前断竿也是,瞧着他鱼竿断成几节,就一阵乐腾起来。

断竿有什么好看的,盘老板不是更加令人开心吗?

这一届的水友真难带。

他仿佛看到了直播间背后笑得不行的那一群水友。

“哈哈,那我还偏偏要待在你的直播间里看,反正你已经切线跑鱼了,陈大师你陈断竿的称号不纯粹了啊。”那个水友再次发了一个弹幕说道。

陈宇嘴角一阵抽搐,他翻了翻白眼。

“纯粹?亏你们也想得出来。”

最新小说: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 回到过去当钓王 大国上医 预知未来的我,心声被窃听了 晚风不似你深情 开局败光三千亿 我在亮剑当兵王 大医李可 顶级鉴宝师 大汉第一太子